电竞界大神级人物回归生活:要给自己留退路

在电子竞技界,说起张羽,很多人或许并不知道,但提到“单车”,恐怕没有人不知道,堪称“大神级”人物。作为一名安徽人,“单车”张羽从一名职业玩家,成功转型为一名电子竞技解说员。不过,对于众多跃跃欲试想成为职业选手的玩家们,张羽并不赞成他们走职业化这条路。

“我从小喜欢打游戏,虽然父母思想比较开放,但和普通家庭一样,父母会到游戏机房或网吧把我抓回家,偶尔也会吃一顿打。”1988 年出生的张羽向记者回忆起刚刚接触电竞时的情景,

“我最早接触的是CS,然后是War3,在安徽地区参加过一些小比赛,也拿到一些小成绩。2006 年高三毕业,开始接触DOTA,2006 年9 月我到上海东华大学上大学,然后参加一些线上的队伍,打了一些比赛,慢慢在DOTA 小圈子里有了点小名气。”

“2007 年底,经过朋友介绍,去游戏风云频道面试并顺利通过,操办G联赛并且解说DOTA项目,那个时候我处于半工半读的状态,平时念书,夜里就玩游戏,周末去游戏风云兼职。”但是随着接触DOTA 越来越多,张羽对这款游戏的热爱越来越强烈。

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,张羽成为了一名职业选手,他在2008 年办理了休学手续,甚至辞掉了在游戏风云的兼职工作,“当时在我身边没有一个人支持我,同学、老师、父母,全部持反对意见,却我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。”

2008 年的7 月,张羽加入了第一支职业队伍CaNt。“2008 年到2009 年,虽然只有短短一年时间,却是我人生中经历最多变故、体验最多人情冷暖的一年。”张羽告诉记者,换了几个队伍,换了几批队友、赞助商,在拿了几次冠军之后,他便退役了。

目前,不少年轻的玩家都有一个“电竞梦”,然而一名职业的电子竞技运动员真的那么好当么?其实,悟性最高的选手也要经过一年多的磨炼才参加比赛,大多数都要经过三年以上的摸爬滚打才能成才。在训练期间,需要经过体力、心理和意志等多方面的考验。“众所周知,这个项目虽然没有高尔夫那么高消费,但绝对不算平动,需要经济支持,好多选手都因为这个原因离开了电子竞技。”2009 年,张羽退役之后,重新回到学校完成学业,其间还参加了一次HON的国家杯,在中国拿了冠军。

“我的立场一直都是不支持任何人成为职业选手的,我在自己去走这条路的时候,给自己想好了很多退路,打不好职业可以回来读书,或者兼职,我打职业期间还为一些媒体撰稿。”

张羽觉得,职业选手当不了,也可以作为一个成年人养活自己,不给父母、家庭添负担。“孤注一掷去打职业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逃避现实、不负责任的表现,不光对自己和家庭不负责任,对电竞行业的危害也很大。电子竞技不需要逃学辍学、不负责任的小屁孩。”

虽然目前国内不少选手在世界舞台上崭露头角,但张羽觉得,目前中国的电竞选手还是不够成熟,普遍存在的问题是不重视学历、出道较早、年龄较小,同时也缺乏韩国那样模式化的电竞产业。

依靠在职业赛场上闯出的名号,“单车”张羽在退役之后完成了华丽转身,成为了游戏频道的解说。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其实国内的职业电竞选手大都能像张羽这样“全身而退”,当解说、做教练,哪怕是开个网店,卖些电竞项目的附属产品,他们都能生活得很滋润。不过,国内电子竞技圈的混乱现状同样值得我们关注。

目前,安徽的职业电竞选手并不多。记者多方打探得知,在颇为流行的DOTA项目中,我省曾拥有两位顶尖选手,张羽是其中之一,另一位名叫徐志雷,游戏ID 为Burning。有意思的是两人都是铜陵人,而且退役之后都当起了游戏解说,由于自身水平出众,他们解说比赛时得心应手,很容易就拥有了众多听众。

开网店也是多数职业电竞选手退役之后的理想选择。与游戏相关的各种商品非常抢手,游戏玩偶、道具,超炫的鼠标、键盘等等,只要这些前职业选手们一声召唤,无数的“粉丝”都会立即前来,没准还能收获偶像的签名。

DOTA界另一位高手海涛则更会利用自己的特长,他曾在游戏风云频道当过主持人,也将网店办得有声有色,更有意思的是,他经常把自己比赛的录像放在网站上,数以万计的“粉丝”总会第一时间捧场,网站点击率猛增,他也就轻轻松松拿到了不菲的广告费。

合肥mars hc 战队的老板孙帅告诉记者:国内的电竞职业选手都是“金字塔尖”上的人,到达这样的高度,他们一般都不会为退役之后的出路发愁。

英雄联盟、DOTA、魔兽、星际、FI⁃FA 等等这些电子竞技的主流项目,目前在安徽都有着不少玩家。其中人气最旺的当属英雄联盟和DOTA。以英雄联盟为例,它讲究配合,对抗性强,而且全世界流行,国内外大赛上都有这个游戏项目,所以很容易就吸引到大量玩家。

英雄联盟火了,也就有一些游戏暗淡下来。电竞世界更新换代速度很快,几年前还很火的CS,如今已经不再有影响力。孙帅说,“一款游戏很快被淘汰,一方面是自身的原因,制造不精美、对抗性不足等。但我觉得游戏外挂也是关键因素,由于电竞行业、游戏开发商等等方面的监管不足,维护不够,存在无数的作弊现象,大家都玩假的,这款游戏肯定灭亡。”

更可怕的是国内电竞俱乐部几乎都是亏损状态,“你别看网上的比赛奖金是500 万美元这种天文数字,电竞就是这样,好的特别好,基层的就特别特别差。”孙帅说,即便是国内最顶尖的俱乐部,也是入不敷出的,甚至可以说是小俱乐部小亏,大俱乐部大亏。

好在目前电子竞技的发展前途是光明的。“几年前退役的选手,即使是世界冠军,生涯总奖金也就是几十万人民币。现在呢?一个国际邀请赛的冠军奖金就是500 万美元,这翻了多少倍?”孙帅说,按照这个趋势,他觉得总有一天,不仅选手能赚钱,俱乐部也能盈利,一个长效的、良性的机制,能在这个圈子内普及开来。

安徽省2022年普通高校招生提前批次本科院校录取最低分(公安司法和应急消防、其他类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